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野叟曝言

小说主人公文素臣是美德懿行的化身,作为道德的楷模出现。他孝敬母亲,厚待晚辈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四十回 哭覃吉素臣发病 看余诗末子封侯
章节列表
第一百四十回 哭覃吉素臣发病 看余诗末子封侯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天子拭泪道:“治道之盛,盛于辟除佛、老;辟除化者之功,由于亲父。而朕之得与素父同志者,曾胚胎于老伴。忽闻溘逝,深为痛悼!欲亲临其丧,为之辍朝二日,谕赐祭葬,可乎?”素臣亦泣下沾襟道:“覃监既有养正之功,而志除佛、老,贤于吕涵、张承业远矣!辍朝赐祭,宜若可行。”天子即入宫哭临。素臣亦易服往吊,哭之甚哀。

  回府即病,每日力疾办事。天子见其憔悴,亟加慰问。素臣奏道:“臣自臣母回南,方寸已乱,饮食渐减,及哭覃监,未免过哀,不觉致病。然非痼疾,当加意调摄,以期速愈。皇上勿廑念也!”天子道:“朕自老伴之殁,亦忽忽不乐者数日。顾已年登耄耄,日自除佛、老以来,日日庆幸,已垂十年,临终含笑而逝,朕与素父,也可稍免悲思。至太君回南,子、媳、孙、曾,绕满膝前,现又连得云孙,乐可知矣!望素父宽怀,为国自爱!”当赐人参、肉桂,各二十斤。素臣谢恩出朝。虽极意排遣,无奈心结不开,三好两歉的,不能全愈。

  一日上朝,天子想起风谣,复取来看,是:

  维天实生老,老反大于天。即此无天罪,诛之非可怜。

  吾皇下诏毁其像,人心得安天理全。

  耳闻白日升,眼见无一人。碧天空洞洞,何处可存身?

  不信琼楼与玉宇,随天旋转如车轮。

  人言沧海内,处处有仙山。海今成乐园,日夕相往还。

  贾客遨游海中遍,不见仙人一佩环。

  自古传尸解,谁人看得真?浮山记体静,蜕骨有精神。

  李翱发棺尸宛在,乃知仙传荒无伦。

  金丹不死药,速死乃其能。堪怜唐代主,连服即连崩。

  试问当年解丹老,可曾一个享遐龄?

  九转凭铅汞,黄婆引得成。虚传黍珠现,谁见玉婴生?

  忽然一泄精如注,仙人命比鸿毛轻。

  烧丹凭药物.一匕已千金。眼见烧丹容,人人尽捉襟。

  黄昏半夜提炉去,无影无踪没处寻。

  采战原邪术,愚人信得深。吸时如益髓,泄处即归阴。

  不见鼎炉延寿命,空教妻女纵奸淫。

  天师能捉鬼,户户送灵符。鬼满漏闾阎间,天师捉得无。

  眼见天师妻病鬼,临终赢得满身烋。

  年时常醮祭,有病更求神。焚黄奏上帝,踏斗告群真。

  临危尚有千般法,救活从无一个人。

  十首之后,又是三首:

  龙虎山上说上十,上清一炬火无情。

  天尊掩面救不得,登时熔化如胶餳。

  四相枉传威赫奕,千神空自貌狰狞。

  同时携手入彭亭,满罏金色明。

  武当威镇有真武,电母雷公护灵府。

  贼盗不侵雷电功,拜朝不敬龙蛇怒。

  我皇下诏毁淫祠,金殿熔成金满坞。

  雷电无踪龟蛇腐,惟余一杯土。

  千山万水各有灵,千奇百怪各有形。

  望形朝拜聚如蚁,闻灵预祝畏如霆。

  农夫血汗洒土木,织女机丝供膻腥。

  帝力驱除无一星,户户得安宁。

  三首之后,又四首:

  九华有地藏,宝钱常放光。业报见地狱,福报见天堂。

  堂狱两无见,不识有灾殃。观看轻万里,施舍遍十方。

  吾皇灭佛铲长还,宝镜磨作尘飞扬,归家只拜爹与妈,自此不见阎罗王。

  峨嵋有普贤,普陀有观音。登山与泛海,朝拜要诚心。

  诚者见妙相,不诚灾祸侵。奸憎靠菩萨,骗财恣奸淫。

  一朝拆寺毁经像,金刚、罗汉如飞尘,不见韦驮能护法,不见象王会卷人。

  曹溪有大凿,衣钵镇山门。火焚衣不燃,铁捣钵无痕。

  妖言惑众听,四海俱狂奔。施钱塞梁栋,还愿无朝昏。

  吾皇一旦灭佛教,钦差入寺除其根;捣钵蜣丸成粪土,焚衣蝴蝶化灰尘。

  只设四座寺,已剥万民皮。何况遍天下,多于机上丝。

  寺寺要斋粮,僧僧吸膏脂。寺多村日少,民瘦僧日肥。

  吾皇植苗去稂莠,一僧一寺无留遗,功如大禹抑洪水,益烈山泽而焚之。

  四首之后,又十二首:

  半世家门礼大慈,岂知大忍有如斯。

  发蒙细读君王诏,深悔昔年非。

  造化生机雨露深,政教物物有阳阴。

  成男成女成古今,独忍逆天心。

  无君执法不安良,邓死多丁弱死强。

  普天率土安如常,独忍叛君王。

  人无父母不生身,养育辛勤无比伦。

  鸟鸟还知反哺频,独忍背一亲。

  连枝一气共根苗,兄弟相求原隰褒。

  无端陌路反相招,独忍舍同胞。

  常言嫁鸡逐鸡飞,不改终身一与齐。

  有玷难磨非白圭,独忍拆夫妻。

  劬劳欲报父娘恩,膝下须教孽息蕃。

  祖宗无祀即孤魂,独忍抛儿孙。

  学于古训得良谟,质不轻狂气不粗。

  希贤希圣必由德,独忍屏诗书。

  斯民生业在田工,有腹何能一日空。

  若教绝食乞何从,独忍弃耕农。

  赤体遨游廉耻亡,交加风雪更难当。

  袈裟戒勅出何方,独忍费蚕桑。

  工师造作买货陈,商输佣役樵子薪。

  缁流百用需之人,独忍置生民。

  深感吾君是大慈,千年大忍一朝犁。

  气化纲常两不亏,苍生大难夷。

  十二首之后,又六首,另是一格:

  裸国良可悯,木叶蔽红牝。又怕蛇虫钻,又怕狐狸吮。

  冷风一入心一疚,只缘佛誓凶,忍,忍,忍!

  堪恨衣冠人,笑我若猪狗。我有夫与妻,我有姑与舅。

  赤条条地原可丑,因怕生毒疮,受,受,受!

  忽然天使来,赐衣遮我丑。顾瞻前也后,商量心也口。

  心欲取之口欲否,因怕烂皮肉,抖。抖,抖!

  天使殷勤劝,个个着衣裳。也不烂皮肉,也不生毒疮。

  原来佛誓是荒唐,垂袖一摆踱,堂,堂,堂!

  天明即着裤,天黑还着衣。虫蛇不缘腿,猪狗无人讥。

  千丝万缕生光辉,欲见殿与牝,希,希,希!

  一般皮与肉,晒得黑落托。三年黑变紫,五年紫变白。

  十年滑润如酥酪,浑身如抚摩,乐,乐,乐!

  六首之后,长短古风一首:

  清净山下寺,黄金白王堂。

  释迦侧身卧,佛骨满牙床,佛牙舍利生光芒。

  欲见佛面一石粮,欲摸佛卵十只羊。

  布帛如山积,金银用斗量。

  锡兰山民穷似鬼,脂膏都入寺僧囊!

  一朝天使到遐荒,要除佛教返羲皇,

  真身入火煎肝肠,骨牙舍利不芬芳,

  余存斧碎如粃糠。

  妖娆队队出僧房,回家羞见爷与娘。

  黄金溶化入库藏,白玉琢成圭与璋。

  原来佛也怕天王!

  从前灵感都消亡,一切胜迹一扫光!

  僧尽为民谁烹贼,不须倒筴更倾箱。

  五风十雨年时强,家家堆积稻与粮。

  布施不行无灾殃。

  山民之乐乐无央,天王之德德无疆!

  古风之后,又五首,另是一格:

  乌斯藏,活佛帐,有眷僧台下,无眷增台上。

  匣缄金玉印,座列龙虎杖。

  菩萨前后行,罗汉东西向。

  一佛茶毗千佛出,万古循环寿无量。

  佛当薨,动刀兵。纠连阿难国,攻打丽江城。

  中华天子怒,大将上公证。

  罗汉枪头倒,菩萨马前迎。

  一佛茶毗二佛死,西番各藏霎时平。

  层台毁,见法喜,曲房匿幼童,深窖藏女子。

  给还爷与娘,羞见兄与姊。

  方知活佛奸,始信说法诡。

  拐得娇娆恣淫污,骗得金银供箸七。

  活佛聚,西番苦,家家供斋粮,户户献牛乳。

  索铜为铸钟,取皮要绷鼓。

  富户少余金,富民无寸土。

  天兵忽降佛窟空,番人个个歌且舞。

  活佛死,西番喜,不贡点灯油,不出写经纸。

  终年不打板,终岁不纳米。

  夫男无差徭,妇女有廉耻。

  户户朝朝一柱香,百拜中华圣天子!

  五首之后,又七言长行一首:

  储君重德思贤臣,青宫结想方青春。

  忽闻对策有奇士,直言极谏忘其身。

  五花绑出奉天殿,圣恩特赦除为民。

  缇骑持鞭催上道,西厂威风怕煞人。

  从空急舒巨灵掌,如意一枝金百两。

  千言万语出怀恩,努力加餐勿肮脏。

  奇士谁欤即文白,丹忱自昔盟金石。

  感得清宫一片心,从地驰驱不暧席。

  乘风夜火宝音寺,数百凶僧销一炽。

  北诛妙化抄宝华,法性两空除根楂。

  国师司礼失羽翼,仓皇相顾空嗟呀!

  东游复诛李又全,景王帐下第一员。

  去爪拔牙龙失势,闭门寂寞过三年。

  天生毒蟒面如龙,五双男女皆穷凶;

  浑身千万肉鳞甲,驱使豹象如驱鸭;

  强弩利刃不入肤,赤体搏战无死法。

  岑酋助逆起虒弥,更有峒元为军师。

  差神役鬼遣龙虎,旬日之间破三府。

  长驱直到桂林东,柳、庆以西皆血土。

  此时天子正东巡,景王监国制朝臣。

  清宁宫外兵露刃,要索潜龙出紫宸。

  潜龙所仗惟奇士,奇士方当逐封豕。

  毒蟒之毒岂易除,目断蛮烟八千里。

  忽然半夜来深宫,深宫已破入群凶。

  双挥矢矫刀如雪,千羊一虎驱无踪。

  君臣相见泪如雨,细问军情为起舞。

  全平诸峒复田州,归师破峡民安堵。

  八千里路未半旬,掣电入援疑鬼神。

  酌酒酬劳不敢飨,妖人已布漫天网。

  寒冰烈火兼移山,舍宫掩面泪潸潸。

  晨昏炊爨供饘粥,七日辛勤鬓欲斑。

  一朝外应来铜面,引得红颜及金砚。

  携刀直跃出宫墙,中宵飞入正心殿。

  真人缴印焚符檄,大济法王高卓锡。

  霹雳一声霜刃加,金仙羽化佛圆寂。

  天教怨鬼诛枭獍,都昌、都梁双索命。

  行宫一炬大难平,千官齐入文华庆。

  文华殿上千行泪,东望蓬莱心目悸。

  低徊深惜股肱劳,贤臣垂涕藏衣笥。

  出都夜半即宵行,朝入莱州即闭城。

  救出虎臣归海岛,翻身去送元阴宝。

  哭杀登、菜十万人,日月魂归前引道。

  五千长线共攀援,沧海楼中拜至尊。

  提得元凶上槛车,如林逆党一朝屠。

  涿州城外沙龙配,复见天颜乐有余。

  重定乾坤开日月,延绥又报边城没。

  仗钺还凭元老献,颈系单于俘致阙。

  陶唐内禅继虞姚,圣主临轩解战袍。

  赞拜不名尊素父,频繁与礼降恩膏。

  南发片符擒米鲁,东平日本扶桑土。

  君臣一德布深仁,民无改群吏无虎。

  扶苗正欲除蒿菜,秋风忽起鼎湖哀。

  亮阴不言听冢宰,血泪三年渍夜台。

  五月居庐面深墨,蛮夷见者皆心恻。

  驱除老、佛尽归农,不服驱除惟佛国。

  佛国纷纷奋螳臂,元臣特命嗣公泣。

  杀余活佛及阿罗,觳觫求降俱付吏。

  潜龙已见见龙飞,禅服终方理万几。

  元日瞳瞳到百蛮,后夫仍有锡兰山。

  宾童龙及东西些,四国君臣不入班。

  大驾回宫咨素父,父言两些释迦土。

  乞食宾童死锡兰,千载称为佛之府。

  西番今佛窟已空,西洋古佛穴当通。

  铲尽古今佛窟穴,反正方成万世功!

  文麟奉使梭笃蛮,穿衣令下泪潺湲,

  穿后无疮又无毒,笑看衣裤若煸斓。

  释迦真身侧卧处,佛骨佛牙积如羽。

  火焚斧碎不须臾,灭去讹传积无数。

  从兹天下一车书,万国都将二氏除。

  知识两无忘帝力,民风直到古皇初。

  民忘帝力天降庥,百瑞千祥一日收。

  星云景卿朝昏见,醴露农瀼上下浮。

  萱荚嘉禾纷若绶,麟凤龟龙在郊陬。

  村墅家家不闭门,要荒岁岁来頫首。

  君曰治实股肱成,相曰是由元首明。

  君相不尸归太史,太史深维拂素纸。

  何以奏功惟相公,何以籲俊惟天子。

  书曰圣主得贤臣,拜手稽首歌喜起。

  君臣同德感天心,世世子孙咸视此!

  天子看完,问诸阙臣:“昔大舜立诽谤之木,疾谗说之惊,人心不同如其面。然何以歌谣绝无怨诽?至治道之盛,皆由素父,又何以只有数首诗双颂君相,余皆归功于朕?此非采风看匿而不陈,即先生等回护之意矣!其明以告朕!”刘健对曰:“舜虽立诽谤之木,未闻有诽谤之人;才说殄行,或亦四凶初诛,恐未绝其类耳。至从欲以治,则已海隅出日,罔不率俾矣。今时俗迈唐、虞,无一夫不得其所,故矢音言志,但有颂而无规。至歌谣归功素父者甚多,臣等删去鄙俚繁复,共得三十五首。欲并陈御览,因素父言善则归君,臣无尸功之理,故存而未上,非采风者之过也!”天子道:“素父曾言善则归君,人臣之细行,而以书之训君陈者为非;又言史以传信,经世之大法,而以《春秋》之书归田为是。何乃守其细行,而忘其大法耶?《召南》一篇,言召公及颂诸侯大夫之功者居多;《邠风》、《伐柯》、《九(上四下或)》、《狼跋》,皆以颂周公也;余如《出车》之美南仲、《六月》之美吉甫、《采芑》之美方叔、《江当》之美召虎……不一而足。其诸侯国之美其君者,更无论矣!孔子删诗,皆存于策,何素父之不广也?”

  素臣顿首谢。天子命取余诗来看,是长短句八首、五言古一首、七言古二首、四言二十首。因先看长短句:

  说凤灾,怕风灾,高低田稻一时催。大树腾空若舞柘,小屋上天如飞灰。

  死者无棺生无室,家家露处无赀财。呼天不应告官怒,黄昏白日空悲哀。

  说相公,感相公,相公此日当途穷。避祸山庄得金穴,丰城野外施神工。

  死者棺衾生盖屋,村村设厂帐贫农。当年咸颂东方德,过后方知丞相功。

  辽东喇嘛寺,国师肆无忌。满寺皆春宫,诸佛尽淫戏。

  普贤、文殊拖长膫,观音手抚笑而视。相公奉令随代巡,怒看妖容助一臂。

  毁台拆壁万像空,更入深房搜密秘。窖中复有活观音,队队妖娆钻出地。

  国师发遣四徒诛,余僧八百逐无类。虎狼既去羊安群,狐狸悉除家绝祟。

  边民深感相公恩,老人援笔之记。

  赤身有毒蟒,狰狞若郁垒。血口啖生灵,撕人等撕纸。

  选得大膫与大牝,十个交次九个死,一个不死骨无髓。

  虒弥有岑至,夫妇皆妖淫。上床吸人脑,下蛊挖人心。

  投以赤身作牙爪,满是白骨魂呻吟,万兽千妖遍桂林。

  田州有岑濬,炰烋若怒虎。杀良将万人,夺印得三府。

  黑夜劫回大守妻,兄妹同床卧交枕,也助赤身动(石斤)斧。

  藤峡有大狗,杀人如冈阜。朝臣剥皮肤,命妇握箕帚。

  起得军十六万,一见徭兵尽逃走,也学赤身匿凶丑。

  圣世有孤虫,天妖如神龙,粤西四大难,四战穴俱空。

  毒蟒二岑与大狗,十三元凶无一踪,地老天荒感相公。

  次看五言古:

  叶道踞采石,村民受蜂蜇。日日打斋粮,月月供布帛。

  牵羊要祭天,捉鸡为游奕。稍有不如意,老拳即挥击。

  懦弱但吞声,孰敢诉胸膈?忽来天上人,题诗笑李白。

  字只五十六,字字大盈尺。纵横若龙蛇,叶道髯尽戟。

  从后揪其衣,奋手即相掴。天人捉双臂,向前聊一掷。

  招摇若纺车,仰跌足几蹩。呼出徒与孙,喊闻祓与?。

  轰堂气势强,无人暗筹画。譬彼乘云龙,岂肯斗蜥蜴?

  庭中有石台,石凳分两只。手持石凳舞,拳向石台击。

  石台各段开,碎石如雨砾。凶徒及村民,见者舌俱咋。

  叶道握刀出,犹复肆攻刺。忽然口吐万,倒地附魂魄。

  自折手指断,满袖血流赤。先为小成哥,后出马妇缢。

  生时强逼奸,致死灭其迹。石台压冤尸,朱符镇窀穸。

  永禁无呼号,长卧不他适。天教破石台,双魂始如释。

  历历唤亲邻,哀哀诉苦厄,爷娘痛哭来,发地出双骨。

  肌肤不腐烂,容颜似宿昔,见者爽然惊,怪叹声嘖嘖。

  师徒共八人,绷绳复加索,解官各吐供,罪案若山积。

  如此有十数,同时俱发掘。检验各成招,秋风首成(酋或)。

  此事经目见,敲锣卖有册。独失题诗者,卓荦何方客?

  久后乃知名,奉诏不敢斥。

  即今文相公,昔年曾蜡屐,诛凶洗众冤,轶事传籍籍。

  勒此数尺碑,聊以表遗泽。见者发猛省,劝戒亦有益。

  次看七万古二首

  八闽人人喜钻粪,钻得烘香如得命。

  魂梦不求神女通,身心只共龙阳并。

  正月六日户尽开,娈童数万朝看镜。

  掠发修眉著粉脂,绣袴红鞋装饰靓。

  都向纯阳候会中,一笑回眸夸盼倩。

  衙前忽遇文相公,怒目直视神骨迸。

  心肝满地土木离,契弟契哥如发病。

  号啕更出庙中灵,碎首衙前才转瞬。

  从兹妖会绝无踪,歌到南风声不竞。

  洗心涤虑各封臀,阴阳两分男女正。

  我思相公功何崇,我歌相公德何盛。

  相公功德杳难穷,此是毫毛堪一证。

  鸡龙山出夜叉精,青天白日无人行。

  身长数丈牙如剑,口如血盆声如鉦。

  手劈巨象如劈鼠,齿啮生人如啮豚。

  更有山魈与结交,娇娆引肉登其俎。

  枯骨平堆风雨侵,根根到夜便呻吟。

  忽然从天降英雄,即今镇国文相公。

  手挽山魈绕臂舌,刀劈夜叉流血红。

  掘土为坑葬枯骨,协力成坟有六熊。

  石板之下出大将,巍然现坐元戎帐。

  从兹山下田禾丰,日夕往来多耕农。

  妖孽无踪鬼不哭,六熊感化皆雍雍。

  不食生人只食兽,深思此是何人功?

  元戎姓袁名作忠,历历言之非朦胧。

  有如不信试相访,方知百字无一妄。

  复看四言诗一二十四首:

  岩岩司礼,赫赫国师,文臣儿女,武将猫狸;

  群徒若虎,一吼如狮,火烈难犯,山压立催。

  维我文公,起而当之,历数其罪,牛毛檄丝;

  请尚力剑,欲陈其尸,谏虽不行,其魄已褫。

  其魄已褫,其怒无涯,黄昏白日。刺客如茨,

  妖僧凶道,猾贼悍儿,刀枪炮火,余力不遗。

  惟公神武,起而歼之,刀锋所至,处处离披;

  红血满沟,白肉满逵,深宵一炬,合寺茶瓘。

  既屠宝音,复抄宝华,奸人牙爪,半拔根楂;

  归赈丰城,不惜倾家,起死骨肉,十万而赊。

  凶荒既宁,遍历崆峒,结交豪杰,戳力株凶;

  登、莱三叛,福建六雄,铜面铁面,莫不景从。

  司礼、景王,狼狈为奸,景王臂指,首屈又全;

  司礼鹰犬,卫帅惟权,两凶传首,公功卓然。

  东事稍集,西屠毒龙,田州、藤峡,一月成功;

  五日入京,以卫东宫,七日出宫,以诛元凶。

  景王既灭,爰剿逆寺,寺挟天子,投鼠忌器;

  长线五千,白鹤四翅,半夜显魂,六龙回驭。

  帝念元功,拜相封公,席不暇暖,北靖胡蜂;

  单于阏氏,系颈双从,回顾沙漠,虏幕皆空。

  北靖沙漠,南反米鲁,天狼助乱,阚如擒虎;

  天子震惊,公不发旅,指诸掌上,万里若睹。

  米鲁既禽,爰征不庭,公命元子,未冠而行;

  日本扶桑,弥月悉平,士无伤指,血不染兵。

  武功克缵,文德日增,无弊不革,无利不兴;

  深维民蠹,惟道与僧,去其蝥贼,佛、老是膺。

  诏下九州,靡不率从,诏下百蛮,西番汹汹;

  复命元子,三师是攻,既诛活佛,万国来同。

  犹有未同,惟宾童龙,印度、锡兰,为古佛宫;

  维公仲子,奉使抒衷,精词实理,幻说俱穷。

  爰锡裸国,布帛衣裳,疮毒不生,佛誓既荒;

  乃焚其身,毁其玉堂,牙骨舍利,一烬消亡。

  金刚宝座,右膝着地,拈花乞食,千灵百异;

  火烧斧削,不留—二,幻妄悉除,禎祥迭至。

  卿云景星,龙舞凤鸣,麟游龟泳,醴浮露零;

  嘉禾在野,萤荚在廷,年年海宴,岁岁河清。

  物华地灵,由于风移,士不佻达,女无游嬉;

  家不闭户,路无拾遗,无刑无狱,不识不知。

  何以移风,曰由我公,三十二事,事事神工;

  百福咸锡,万累皆空,此所共见,不见何穷。

  西有虒弥,公时在西,北有宗贼,公复在北;

  维彼东南,均出其间,鬼神之踪,造化之工。

  有一无两,今来古往。

  帝奋武勋,公有冢君,帝求文使,公有仲子;

  帝姬孰诲,公有贤妹,帝衷孰牅,公有圣母。

  世无公忠,大奸孰攻,世无公武,强敌孰攻;

  世无公正,异端孰摈,世无公仁,至治孰臻。

  万年天子,德感苍穹。是生我公,万民时雍;

  万物常丰,万福攸从,万国来欧,万世成宗。

  天子道:“采石闽中之事,朕所未知。推此而言,其父之业在天壤,功在生民,何可涯量?四言诗所云,有一无两,今来古往,诚知言也!”其赐素父黄金万两,白金十万两,荫末子骕为无双侯。素臣力辞不获,请以黄金发赐文武,无双侯受爵不食禄。天子道:“以素父之功,虽齐、楚大国不足酬,况区区乎?诸臣遍赐则烦,不如加禄,《中庸》、《九经》以忠信重禄体群臣百官。禄米前虽屡加,尚未重也。今时积弊尽除,内官无所取于外;尊官无所取于卑;卑官无所取于民,非重禄何以体之?其自一品至九品,俱照洪武十三年定例,四倍给予。如正一品原定千石者,增至四千石,其余以次递摊。即以十四年春季为始,素父可知照户部,速行各省。至学校中生徒,亦宜酌产禀餼,以坚寒儒进取之志,其令礼部议行。”素臣与诸臣退朝。天子命翰林官将各诗照抄一分,并选其有音节者稍改为润,令乐部考订工尺,播之乐章,于春秋丁祭文庙时用之,以表除灭之功。

  自是天子以素臣有疾,令在府中休养,勿与阁巨轮值。素臣心结不能卧,龙、麟入朝,天子必垂间再三,时遣太医诊视,投以补剂,毫不见效。然仍十日一入阁,不敢暇逸。次年春间,素臣稍觉轻减。外国使臣进,未与癸丑、己未两次庆寿者,复有一百余国,都要到府参见。素臣择日请宴,又加一番应酬。这日,宾童龙、梭笃蛮、锡兰三国及印度部使臣,共是二十八人,各以土物求献,素臣见是金银像,却不肯受。梭笃使臣道:“公相勿疑外臣以贿交也,曩时我国风俗,皆裸处,不识衣冠制度,而信佛殊甚,诸番之奉佛教者,咸以我国为乐土。二太大师兵临恒河,下令我国时,颁衣裳之制,国人尚不肯从。后来天使再三劝导,且五印度尽革旧俗,不由不改变制度。如今不过十几年,国人悉遵圣教,觉得从前兽处无论,实在可羞可愧!国中头目思念公相,以为不遇公相,便终身不得为人。感激之至,无可报告,故将佛寺中毁剩的金银佛像溶铸自己形容,持献公相,以志依恋之诚。各国闻知此举,争相仿效,所以一同进献。公相若勿赏收,则通国之人死无日矣!”素臣因令收起。另备赆仪二十六分,差人分致。各使臣纷纷回国,均令文龙诸人送行。

  素臣旧疾时作时愈。是年,素臣子侄中南榜者二人。十五年,会试联捷,殿试二甲,并授庶常。十六年,文龙又奉两广之命,文麟授礼部尚书。文柔、文訥均以监察御史巡按各省。文鹰、文鲤、文谨、文馆以京察照例注升。二年之中,素臣复添十三孙、十曾孙、三孙女、两曾孙女。

  十七年三月,天子以太皇太后病势日增,急召素臣入朝,出裕陵图,指示群臣道:“高皇帝以来,合葬皆惟一后;今裕陵隧道,一室一通,此皆先朝内臣所为,不合祖制。”素臣对道:“慈懿乃皇祖册立,附葬裕陵,礼固宜之;然太皇太后鞠育圣躬,公义私恩,两不可废,特通隧道,以待今日。虽当日内臣所为,而亦廷臣不能纠正之过。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。今欲遵古制,而无敌以塞隧道,慈懿奉安左方,于义亦有未宜;若复迁正梓宫,又非所以妥先灵。臣以太皇太后万岁后,以合葬为是。”天子道:“朕意颇觉两难,得素父一言,事可决矣!”乃命英国公张懋督视山陵。令素臣朝夕在阁,以备不虞。

  是日,大医出来,述知太皇太后脉息已绝,势在垂危。天子勿敢稍离。素臣、刘健、谢迁、东阳、大夏、文升及翰林育四员,宿于东阁。将近黎明,只见怀恩随两小内监飞奔进来,诸人倦眼朦胧,大吃一惊。正是:

  母仪天下垂三代,噩耗中宵震万方。

  总评

  覃吉见重于孝宗,至读《蒿里》经而诡词以对,其人品不在怀恩之下。书中专为此等处弥补缺陷,故于其卒也,天子亲临其丧;而宰相哭之成疾。是加一倍写法,不得谓其用情之过。

  君子小人之进退,关于国事之兴衰、天下之理乱。其人而为君子,虽阉竖亦足以大用;其人而为小人,即科目世家,未尝得免于误国。成化年间,内臣如覃吉、怀恩,可用之材也!唯身辱刑余,必得贤人、君子相辅而行,然后有济。假令商彭不罢,安吉不相,朝多正士,而吉、恩左右其间,区区汪直、继晓之徒,诚何能为?一则自叹其老,徒结潜邸之知;一则不附汪直,攻斥妖僧,自揣不足济事而致叹外廷无人。呜呼!冤矣!此书专弥成化间陷缺,既极表怀恩。不得不特重覃吉。而此时之素臣,伊何人?斯乃至悲结于中,恹恹久病?人之云亡,邦国珍瘁,益关系者大也!安得以其内臣也而忽之?

  歌谣称颂素臣,而素臣不欲呈览,以明功则归君,臣无尸功之理。此处颇疑素臣之量不广。而如此遇合,犹介嫌疑,更觉其用情之伪。不知满而不溢,高而不危,水夫人之教,素臣固不敢违也。素臣以布衣受知十年,而作首相又十年,而天下大治。此其功名震主,非比前代出将入相之徒,仅以削平祸乱为功名者。设非时示谦德,不幸而真召唐虞之轨,天下后世其谓之何?故素臣之不居功,非伪也、非不广也。身处其地而实有不敢居功之势也!然天子垂危犹引昭烈属武侯一语。呜呼!岂臣斯乐闻哉?

  前回水夫人教素臣保泰持盈之道,素臣面奏数事,加禄一条已在其内。此则定制四倍,故不犯复。

  “尊官无所取于卑,卑官无所取于民”—语,实为致治之本。然例定俸糈,有几断无;身为民上,而量柴称米,日以食指众多为虑者,非圣明洞察,安得体贴人情,骤加以四倍之多耶?古今变法之坏,皆朝廷无体,群臣之实致之耳!

  “黄金一万,白金十万,文府屡受其赐”。出自内帑,宜若不足。然观明世,中涓、监军、榷税、督矿、采贡,纵虎狼之欲,而饱攫以归者,何止数千万万!一旦弊政悉除,正供归于上,而有余留于下,移内城之私积,以供圣主之赏施挹注,固自不穷,岂夸张其事哉!

  周太后之丧,年月悉依正史,而合葬一事,揆之当日,孝肃不悦。慈懿先祔之意。则内臣仰体圣母,特空隧道,虽背用制,亦时势之所迫,不得已而为之者。然以素臣当国,天下治安,圣主贤相之朝,而示后世以非礼,此白圭之玷,日月之食也!读者数典不忘,必且指的疵缪,故申以素臣一论,以见王道必本人情,执中可以行权,不得谓为太平之累。